▏一夫说 ▏育儿要和社区营造一起做

中华教育网 2019-09-11

欢迎来“一夫•家艺术空间”找志同道合的小伙伴!

 



 一夫•家 艺术空间 


  用艺术之手重塑生活  

举社区之力养育孩子

      


  前面的话 


教育,这个话题对于有孩子的家长,有升学任务的孩子,有教学指标的老师,有研究课题的专家学者来说太熟悉了。但是提到它,我们依旧胆战心惊、举步维艰、焦头烂额。


一个首师大的朋友说,她上高一的时候,班主任曾经因为天气好,干脆带着他们逃了一节他的课,出来赏天观云,就是什么都不干,都不说,大家走在桥上走向街道,赏天观云。高二的时候,班主任会把他的课大把大把的让出来,让他们朗读文字,不一定是课文,老师有自己的专题、自己的设计。回想起来,这都是很美好的事儿。

这就是教育。不复杂,但要突破,要从心出发,然后让心参与进来。


我一直尝试去构建教育本身,尝试去重塑对教育的概念。我将跟大家分享育儿+社区营造



 育儿+社区营造 



“育儿是一个凝聚社区的方式,将孩子们集中在一个空间里,相当于一个社区的核心,家长会凝聚起来,之后社区里的各种力量也会凝聚过来。”


 三种理念 


我们的团队正在做的是互助式、参与式、体验式育儿教育

我们的教学目标是透过自身、家庭、社区/社会、自然四个维度,运用游戏力、戏剧、社会实践等方法,培育孩子们成为一个身心健康、情感丰富、有文化底蕴的人,以及生活艺术的创造者。


什么叫互助式?


“就是互相帮忙。”

“具体来说,这是资源共享的一件事,内部资源和外部资源的互助。内部资源主要就是把家长擅长的东西分享给孩子们,这样做一方面是为了更好地了解自己的父母,一方面也让孩子了解到不同行业和社会的组成。外部资源是当孩子需求外溢的时候,协助孩子们去寻找资源链接,比如孩子想画画,那么我们会去联系一些艺术工作者。


“过去的邻里情感联系非常强,大家通过互帮互助形成了信任、支持的文化氛围,最终形成了集体意识和集体力量。这是我们想最终达到的。而‘互助’说到底,是想探寻和重构这种社会关系。我们以共同养育孩子作为切入点,大家互相认识、了解、熟悉,然后彼此信任、支持,最终共同解决问题。



那么,什么叫参与式?

“一个项目从头到尾与参与者一起来设计,融入参与者(主要是孩子)的想法,而我们的角色是协助者。这部分我们通常与戏剧结合在一起。”


什么是体验式? 

“亲身亲历融入实际环境认识事物。”


家长工作坊的活动


家长工作坊的活动


 三个方式 



这三种理念主要通过三个方式来实现:游戏力、戏剧、社会实践。

 

首先是游戏力。

“游戏力不是单纯地玩游戏,而是用游戏的方式与孩子进行交流,产生共鸣,与孩子一起工作和探索。”

我觉得工作这个词用得很独特,和孩子一起“工作”,是一种内在的平等理念。

 “比如我闺女害怕放鞭炮,一放鞭炮她会特别恐惧,那么放鞭炮时我就会和她一起恐惧,去感受她的感受,与孩子做出同样的反应,这样我们就建立了一个亲子共同体,然后去引导她尝试化解恐惧。

“我们通常是当孩子遇到冲突(困惑、焦灼、恐惧等)的时候,把当下的场景变成游戏,改变孩子或焦虑或恐惧的一些负面状态。”


我想起一部意大利电影《美丽人生》,导演是罗伯托·贝尼尼。故事反映了二战的前中后期,以一对父子为线索,爸爸基度和儿子祖舒华。二战的前期意大利四处弥漫着对犹太人的歧视,一天父子走在街道上,祖舒华看到一家店铺上写道:犹太人与狗不得入内。


祖舒华很不解,爸爸说道:“他们不喜欢犹太人和狗,各有各的喜恶。那处有间五金铺,还写着西班牙人和马不得入内呢……咱们的书店也要竖个牌,你不喜欢什么?”


“蜘蛛。你呢?”儿子说。

“我啊,我不喜欢生番。”爸爸说,“咱们明天就立个牌子,蜘蛛和生番不得入内。”


后来他们一起被抓进集中营。祖舒华很害怕,爸爸就告诉祖舒华这是一个游戏,游戏有游戏的规则,我们要遵守这些规则,而最终的胜出者会得到一只真正的坦克。电影很好看,现在看来爸爸对儿子的教育里面包含了游戏力。


家长工作坊的活动


家长工作坊的活动


那么,如何解释戏剧这个方式?


“我们是把生活状态、情感、家庭、社区社会,以及自然场景通过戏剧的方式呈现,和孩子们共同探索戏剧场景中的角色、身份、故事。

“因为孩子们喜欢读绘本,所以我们的剧本来源于绘本,最终通过绘本戏剧来引导孩子思考行为方式,孩子们觉得好玩,我们也觉得有意思。”

我们前后办了十多场这样的戏剧,其中有一场叫《怕浪费婆婆》,通过这位婆婆,小朋友们自发地开始懂得节约。“他们看到有人浪费食物,会喊‘怕浪费婆婆来啦’,那时我们觉得特幸福。”


独白剧:一群年轻人的故事分享会



社会实践是两大方面:走进社区,走出社区。

走进社区,去了解自己所生活的环境、场所。“我们带孩子们画社区地图,然后再带着他们去实地观察,回来完善自己的地图;同时我们也和孩子们画思维导图。比如有一次我们带着孩子们去‘解剖’社区商店内部构造,实地去观察,然后再完善思维导图。”


拥有一份理解事物、环境的空间视角很关键,我们的结构意识和系统意识都是从这里萌生的。而走出社区是一个更大的空间视角,去看外面的世界。

“有关艺术的,展览、戏剧、音乐会、演出,我们带孩子去看。当然还有旅行。”





小孩子有强烈的利他愿望,乐意帮助别人。“但是现在很多家长一直在用自己的帮扶和保护去削弱这种愿望。我们应该更好地让孩子们去帮助我们、帮助其他人。把他们的这种天性释放出来,而不总是我们去帮助孩子。我们要去真正地信任孩子。”


我们会跟孩子们一起做大扫除,整理清洁自己的生活空间,营造自己的生活环境。

“让孩子们做生活艺术的创造者,这是一个切口。除了大扫除,我们还让孩子们养一束花去照料和付诸情感。”


除了孩子,这里还会开展家长工作坊。 “我们要和家长共修。孩子成长的同时,家长的成长也很重要。这个工作坊开展的目的一是促进家长的成长,二是将沟通常态化,通过交流,确保我们和家长的教育理念是有共识的、相互跟进的,不是断裂的二元的,三是促进建设互助性社区,家长之间透过这种方式相知、相信,到最后形成互助的氛围。”


家长工作坊:家长练习读绘本


同上


还有很现实的一点:安全。“现在幼儿教育最大的红区是安全,家家都独生子女,二胎近年刚放开,毕竟是少数,而且就算是二胎家庭,幼儿的安全问题也是第一位。孩子出了事,常规的幼儿园单位就要担责任,担不起政府就要出面,政府的办法就是一刀切,把幼儿园给规定死了。所以幼儿教育很多创新大胆的东西不敢做也是因为安全责任一直找不到承担的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