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耀赐:人因与道路工程设计4(图文版)

米尔体育网 2019-10-06

【转自】武汉理工交通工程 

2018年武汉理工大学道路交通安全研讨会

(11月8日8:00-12:00,武汉理工大学余家头校区化学楼二楼会议室)

主办单位:武汉理工大学交通工程系

支持单位:浙江星宗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湖北永润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市高速公路交通工程有限公司、道明光学股份有限公司

根据徐耀赐先生录音整理

整理人:倪玉丹、王涛、蒋锦港、杜志刚


徐耀赐:我们再看什么是Gate?你看一部车在行进的时候,你有Front gate。有左边的Gate,也有右边的Gate,有后面的Gate。这个Gate的观念就可以用在视距跟视区,所以你看你的Gate不明,你就不要任意改变驾驶动作。

  

徐耀赐:那么什么是Gate?你开车在这里对不对?前面都是很空旷的,你这个就可以。你就可以变换车道,就可以变换驾驶动作,因为他都很空旷,然后是不是四个Gate,是不是? 

  

徐耀赐:OK好,你看这里,这部车子后面是被挡住的,被封住了,这个时候你的驾驶动作只有这边。其实这是一个概念,你用Gate的观念来描述驾驶。那么像这些都可以靠侦测设备帮助的。

  

徐耀赐:你看,你现在这部车在那边走,你三个Gate的都被封住了,这个时候你绝对不能改变驾驶动作,你只能乖乖的跟着人家走。不能动。像这些都是一个概念。

  

徐耀赐:再我们看这个标线,这种标线就是错误的标记,怎么可以这样子画?这是错的,你看标线怎么可以这么画,标线回避障碍物。应该是障碍物回避标线才对,右边这个也是一样,这个是路灯,然后标线是这么画的。这是错的。

  

徐耀赐:你看,这条路白天或许没有关系,晚上给我画的标线是不是很清楚?就是你可以去思考,两侧如果有白标线的话,Driving Task会更好。

 

  

徐耀赐:后面就有很多例子,很多案例你看,刚刚讲过标线是重要的Reference Cues,就是你的视觉参照物,晚上乌漆嘛黑的时候,这两条线就是我的视觉参照物,因为我外面乌漆嘛黑,我根本就看不到。左边这是白天,右下方这是晚上。同一条路。所以说有些视觉参照物,你看这个路虽然理论上是可以不用画的,但是我们就建议他把它画下去,这台湾的案例,你这地方常常撞死人了,可能你画标线就不会发生。他撞人是撞到路边的树木,画标线之后就比较好了。

  

徐耀赐:那么这个也是一样。你看,你开车在这里,左边这个样子和右边这个样子哪个会比较清楚,比较清晰?当然是右边这个,他标线绝对不能丢。标线是很重要的视觉参照物,尤其是夜间。 

  

徐耀赐:大家看以前的时候,下雨的时候的传统的聚脂标线,你讲这种标线的,你的视认性不好,甚至于就没法完全辨认了。这时候你怎么办?

 

 

徐耀赐:再看这里,这里是原来是左边这样子,我画了标线就右边这样子,哪种比较清楚。这是国外的案例,是世界卫生组织的,帮助那些贫穷国家做的,当然是右边比较清楚,左边这个谁知道?你说这个连路权都不清楚,你要记得路上如果没有标线,代表是路权不清,我该怎么走都不知道。 

  

徐耀赐:再我们看很多案例,你看这里这边有一座高架桥跨越了,这边低这边高,你开车的人开过去自然而然会往中间靠,你从那边开过来,自然而然会往中间靠。为什么你被误导了?那么是不是一般容易对撞?那么这个时候我如果在旁边种一些树,你把一些树木移植过来,你把这个很奇怪的对称性把它拿掉,你开车就不要往中间靠了。尤其我们对于思考提到一句话,我们很多的设计规范几乎都是车路原则,车路考虑不考虑人的。所以说像这个都是可以思考的。

  

徐耀赐:再看左转的时候,左转的时候你要注意到什么?你要注意到一个Gate一个Left。对,左转时候你要注意到这边有没有车子过来,对不对?还有那边有没有车子过来?但是右转的时候,右转时候就不需要注意到这边的车到了,你只要注意到这个而已,所以说右转是简单的。左转是比较复杂,左转你要多加点时间,时间就要拉长。你看如果是针对斜交入口,那么你就要更长反应时间,那么大型车就要更大了。 

  

徐耀赐:再看这里,我们看。人是不是都有习惯领域?习惯一件事对不对?那么你如果开车在这条路上都非常平顺,突然给你一个大弯,你会措手不及,怎么跟我想象不一样?你经过很多的路段都是好好的,到这边突然一个大弯,要反应。所以这个就是跟人的习惯领域是不一样的。

 

徐耀赐:那么你要去思考,在恶劣天气的时候,你看车辆完成刹停需要较的时间。所以说气候异常的时候,你要知道你怎么去反应。所以说CMS很重要!那么如果有问题说CMS什么时候才要装置,CMS就是信息可变标志,主要是针对气候异常的时候。

  

徐耀赐:所以说你看我们这边提到,你看注意标线在夜间跟雨天的明视性,这个是在下雨的时候你就可以去思考。你看这个是停止线的情景,停止线只能到画到黄线的边边,你不能画到黄线的前面,画到黄线前面你路权错了,所以你看标线,标线怎么画怎么搭接背后都有道理的。  

徐耀赐:再看这个过程,你看,信息过载是什么意思?静态的时候是同时布设太多的标志。那么动态是什么?你的CMS信息量太大,像这个信息量太大,或者是你的字体移动速度太快,你根本就看不清。这是台湾的。但这静止信息量太大,他字过去就跟跑马灯一样,太快了就看不清。这个都是信息过载。  


徐耀赐:再看城市光害,这叫照明错误,你看很多的灯,这是我们讲过晚上时候你看一排灯,那就是光害,对驾驶者也没有意义。所以说如果有兴趣的话,杜老师,你们团队可以研究光害。我在开车的时候看到前面不要看灯泡。因为易造成驾驶者的眩光短暂失明。

徐耀赐:你看这个就是信息过载,你看放了这么多标志,你给谁看,我怎么看得完? 这个是台湾的,这是错误的。对,你看清晰明辨单一信息就需要1到1.5s。当你的信息量太大的时候,他根本就反应不过来。他如果要看的话,它必须减速,你减速就造成速差。

  

徐耀赐:这是大陆的,所以你看早期很多人做设计都没有注意到这点,放这么多,人家都看不了,是不是?人家说看不了这就是信息过载,是不是?

  

徐耀赐:这个是隧道里面你的色差不足。所以说你的视觉参照物在什么样的状况下,视觉参照应该怎样?杜老师可以研究一下色差。我举个例子,你开车的时候这边是个维修步道,你根本不知道这维修步道。因为它完全相同的颜色,颜色是一样的。

  

徐耀赐:像这个我必须强调一点,这个反光环太密了,我跟你讲这个还应该距离多远,你可以从视距原理去看,你把你的限速乘上3-5,大概就是合理的间距。你放这个太多了。怎么解释都说都说服不了。这布设太密。为什么?很简单,你的视觉压力会太大,里面的Optical Illusion对你会产生一些错觉。现在你再注意看,你看夜间反光,发光色是不要用电才是硬道理,什么意思?尤其在山区,你知道牵电线要花多少钱,而且养护维修更麻烦,所以说要思考。电不是坏事的,但是如果可以不用就不要用,因为养护不容易。这个所谓的Visual Overload,视觉压力太大。

 

徐耀赐:那么这是什么?Sign Clutter,你看这边有个标志,可是民间的厂商的这些商业广告太多,我就光看到广告,我就没看到这个标志。所以说标志的鲜明性就被盖掉了。

  

徐耀赐:再看,这个就是我们的重点,我们的山区道路要注意这点。你看长距离的下坡路段的行驶,遇到另外一个较缓的下坡,这个是比它缓的下坡,但是这个时候会因为视觉的错误判断看着就像是上坡,实际上它是下坡。这个驾驶者不是故意的,他是被诱导的,这是视错觉。再看,长距离下坡路段遇到一个缓升坡,往往会因为视觉的错误判断看成险升坡。你觉得看错有什么关系?看错他就会采取错误驾驶动作。所以说我们可以建议一下,在中国大陆的山区道路可以做这个研究,一定有很多种现象。

  

徐耀赐:再看这里,你看尘土这么多,是不是?你这个村土地的话沙土多,就把这个参照物给盖掉了。晚上就更惨。你的视觉参照物就变了。

  

徐耀赐:那么这个是很重要的,我们种树的时候这是什么?Shadow Effect。什么是Shadow Effect?阴影效应。你看这边是种树,那么有一部暗色的车子过来,你这样开车快,你根本看不到它。所以说你看路侧的乔木群容易造成阴影。暗色车隐身在阴影之中。我们台湾地区曾经有好几次车祸都是因为Shadow Effect。他要超车,结果他没想到前面就是车子。

  

徐耀赐:再看高架桥下,高架桥在夏天的时候阴影效应特别严重,所以说这个人他从这边突然冲出来,这个车子开过来就撞上了,因为这个开车的人你看不到他,这是阴影效应。高架桥底下就有阴影效应。

 

徐耀赐:那么这个也是一样,这是大陆的。高架桥下你就会有灯下黑,夜间就会有灯下黑,一定的。像这些现象都不是故意的。但是它会形成,所以你设计者就要小心,那么这些我觉得是经验累积,你看的越多你就懂,因为讲白一点他不难。我这辈子接触最难的是航天科技的最难,最复杂,这些都是小儿科,都是凭经验的。你看,白天的阴影效应,夜间就有灯下黑的现象,那么灯下黑现象,你要注意到你的标志,因为别人是看不到标志的。

  

徐耀赐:这个是武汉的例子,你看,这个就是你的吸晴效应,我开车过来看到上面这个时候大致就忘了底下。这个对不对?车到这里车道指引箭头向下的,不能向上,它意义是不一样的。所以说像你看这就是所谓的吸晴效应。

  

徐耀赐:再看这个是我以前讲过,你看这是实际案例,有一个年轻人骑着摩托车过来,短时间看到前面绿灯,很快的骑过来,他忘了这里还有一个没有信号灯的路,就在这边撞上了。这是为什么?因为他的注意力全部被信号灯给吸引了,这是所谓的Eye-Catching Effect,所以说你只要有这种现象的话,你就会造成驾驶员的分心了。你的注意力被吸引掉了,他不是故意的,他是被分心的。这个案例我们收集很多了。如果你们有需要的话,再跟你们好好讨论。

  

徐耀赐:再看这里,你看隧道洞口你放这个干嘛,你纯粹浪费,为什么?道理很简单,我开车过去,我没有办法看,如果我说仔细看的话,你就造成吸晴效应。 

那你不是自讨苦吃吗?理论上我开车过去我是看不了的,我只知道一条彩色东西,我更不知道谁是谁。你不相信吗?你开过来看看是不是彩色的东西。对,那你看,当然不要讨论其它的路侧问题,就看这个就错的,这都是吸晴效应,你何苦在隧道洞口去吸晴,大家知道吗?我想他们不是故意的,但是它忽略掉了。

  

徐耀赐:这个也是一样,我们思考一下长期效应必须深入评估生命周期成本,还有驾驶人分心。我跟你讲,你这里面做一些提神的的东西无可厚非,但是不要太酷。这些东西我跟你讲是要花钱的。我常常觉得有些地方政府负债是因为随便花钱,他自己搞这个东西,了解吗?像这些都是已经太吸睛了,没有必要。尤其隧道驾驶任务重,驾驶者心理压力最大。任何人开车心理压力最大,特别是长隧道。你在长隧道里面要去做这个东西,做吸睛,你去思考,看看合不合理,你这没有必要的。

  

徐耀赐:放这么多红色灯笼,就降低了红色信号灯的明显性,何苦呢?你看有些国家针对三楼以下的一些灯光的布设进行规定,他尽量让你不要接近信号灯的颜色,不要让你太吸睛。所以这个红灯笼容易降低红色信号灯的显著性。自动无人驾驶的车辆开到这里,他不会走的。因为都是红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