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宋风云之好水川之战:逆境中的风骨

佳人时尚网 2019-12-03

三川口之战后,宋仁宗震怒,对西夏的防备事务也逐渐提上日程。先是贬黜了三川口之战战败的主要负责人范雍,然后起用夏竦为陕西经略安抚使。夏竦其人,素有奸邪之名,但也有真才实学,对仁宗也提出过对抗西夏的主要方略,因此也不失为一个选择。其次任范仲淹,韩琦为副使,共同负责西北防务。

两宋风云之好水川之战:逆境中的风骨

但范仲淹和韩琦二人在战略上有差异,韩琦主张主动出击,范仲淹则倾向于加强进取绥,宥 ,然后占领茶山,横山,只要能控制这一战略地带,就能阻止西夏的侵扰活动。后来与西夏的战事证明范仲淹的措施是更为实际有效的,但此时宋军新败,宋仁宗急于找回面子,所以选择了韩琦的方略。与此同时,李元昊在三川口胜利后,想要进一步扩大战果,也在筹备着对宋的新一轮作战。

公元1041年,李元昊集结大军从天都山进发,开赴韩琦防区的泾源路。韩琦正在巡边,闻讯匆忙之下令大将任福率两万兵马迎敌,同时任耿傅为参谋,都监桑怿为先锋,武英,朱观为后继,各路先后出发,迎战李元昊。

临行前,韩琦嘱咐任福:“苟有节制,有功亦斩。”同时制定了方针,让任福到怀远城,得胜寨,截断西夏军归路,伺机歼敌。任福率军抵达怀远城的时候,发现宋将刘肃正与夏军交战,于是麾军助战,斩首数百。夏军败溃,丢弃大量辎重牲畜,营造出惨败的假象。任福毕竟是久经沙场的战将,派出斥候探视数十里未发现西夏军才分兵追击。

两宋风云之好水川之战:逆境中的风骨

一路是武英,朱观率领追击笼川口的夏军,一路任福,桑怿追击好水川的夏军。实际上这是李元昊的拿手好戏,诱敌深入然后围歼敌军。他还吩咐夏军与追击的宋军始终保持四五里的距离,尤其是南部的夏军,怕任福不上钩,到了笼杆城以北才突然转头钻入好水川的,任福率部尾随进入好水川,至此,宋军两部分别进入夏军埋伏圈。而将宋军分别引入两个伏击圈,也是担心两万多宋军不好一口吃掉,分兵包围。可以说够阴险的。李元昊先是派出五万兵马围住武英,朱观所部,围而不攻,同时袭击前来救援的宋将王珪,赵津;另一边亲自率领五万大军围歼任福的八千兵马。当任福率军西进时,看到路边有动着的泥盒,宋军出于好奇打开盒子,盒子中的鸽子飞出,在宋军上空盘旋。李元昊看见鸽子,知道宋军中计,挥舞军旗夏军从山上居高临下杀出,宋军猝不及防,大为溃败。任福左冲右突无法突围。桑怿英勇战死,小校刘进劝任福先走,任福长叹:“吾为大将,兵败,以死报国尔。”挥动兵器力战,杀死数十人,身中数十创,血流如注,终因面颊中枪,无法作战,自杀殉国,其子怀亮同死于乱军中。

两宋风云之好水川之战:逆境中的风骨

另一边,朱观,武英和王珪,赵津会合,杀出重围。而李元昊歼灭任福所部后,率军杀来,两面冲杀,宋军抵挡不住。夏军一名将领用枪刺中王珪的胸膛,王珪奋力用鞭将对方脑袋击碎,知道突围无望,乃东望再拜曰:“非臣负国,臣力不能也,独有死报尔。”翻身再度死战,左眼中箭而死;武英四面开弓,弓箭用完死于乱军之中;耿傅为文职,好水川被围后,同样冲锋在前,拒绝先离开,壮烈殉国。只有朱观率领千余宋军背靠一堵墙,四面射箭,李元昊担心宋军援兵赶到,就撤退了。

两宋风云之好水川之战:逆境中的风骨

纵观好水川诸将的表现可谓悲壮。在逆境中,奋勇抵抗,以身报国。没有推诿的,没有逃避的,更没有降敌的,就连被俘的将军都没有,都是英勇战斗,直到牺牲。《宋史》论曰“好水之败,诸将力战而死。噫,趋利以违节度,固失计矣;然秉义不屈,庶几烈士者哉!”噩耗传到东京,“关右震动,仁宗为之旰食”。同时贬斥了夏竦,范仲淹,韩琦等人,抚慰阵亡将士。

虽然宋军诸将在逆境中的表现可谓英勇,打破了人们对宋朝的固有印象,展示了那个时代的风骨。但好水川之战的败绩同样也有相当的部分归于他们的“骁勇”,由于他们轻敌贪攻,导致大军轻易陷入包围圈,从另一个角度说,这种英勇不过的错误判断的救赎。但无论如何,诸将的风骨与精神令人称道。李元昊也更为轻视宋朝,宋夏间的战事仍然难以结束。

两宋风云之好水川之战:逆境中的风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