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X10对谈,设计无界 |和汪婧一起塑料再造:每一双手都是座微型塑料回收站

新民网文化艺术 2019-10-12




一种颠覆的跨界,是安藤忠雄从拳击手转行到景观设计,而一种合理范围内的跨界,是柯布西耶从钟表工匠跳转到一名建筑师。历史上大师级的跨界引领的不仅是一股潮流,现在流行文化下的跨界也不一定是单纯的噱头。

 

跨界是一种能力,它恰当地造出从一份职业到另一份职业之间的一座“桥”、一个“氧气含量不稳定的生存空间”、一种“大千世界的感动”。


一门社本身也是一种跨界,我们从设计出发,延伸到落地的产出,也包容本土特色的社区感。


几个环节之间,我们期望产出不同设计领域的跨界,也将设计和实际的工种衔接,当独立设计师不再是一己之力,我们愿将“一门”作为一种寓意,包容来自各行各业的你。

此,我们发起了这场“1X10设计无界”的对话。


首发阵容,一门社将寻找到10个“不务正业”的设计师,他们分别是来自不同设计领域的跨界人物。


他们或设计专业出身,或毫无设计教育背景,或为物质或为精神做着设计,或正处于其最好的状态,或也在千篇一律的设计中感到迷茫。

 

他们各自对设计的渺小感悟最终导出了这么一份迷你样本,偶然性也许占据了样本的绝大部分,但偶然背后的尝试、成长、冒险、打破常规、犯错和玩乐就像是一颗创造力的萌芽,这也正是一门社在做着的事。


#2样本


汪婧/Jing

塑料再造设计师

“塑料也可以是一种高定”



江南大学工业设计本科毕业,汪婧起初也和大多数的工业设计生一样,草图建模渲染是最为频繁的日常,而手机椅子还有鼠标成为了她万变不离其宗的练习对象。


在那个阶段,汪婧对偶然几门课程里浅学到的工艺课就特别感兴趣,而也是那个时候开始,她做起了从环保出发的设计。

 

作品:哭泣的北极熊

这是一个北极熊雕塑烛台。 当蜡在北极熊雕塑表面融化时,北极熊开始出汗和哭泣。它反映了当今世界的事实:全球变暖, 温度升高,北极熊也将失去他们存活的土地。


在汪婧完成毕业设计期间,她跟随导师去了趟景德镇,在那里她学习到了陶瓷制作,也开始和回收再造产生了联系。

 

“在景德镇我看到残次品和滞销品被不断地浪费。于是这便促成了我毕业设计Turn garbage into beautiful pieces的形成。”

 

 

“在景德镇的时候,我还会去到陶瓷厂边上的玻璃厂捡‘垃圾’,再把那些被人扔掉的玻璃烧制成首饰。“

 

在这之后,汪婧顺利前往赫尔辛基阿尔托大学就读应用艺术与设计专业。这一阶段的她更多地接触到工艺制作,也是在赫尔辛基,她大量把塑料作为原材料完成了更多设计。

 


现在的她拥有着自己的塑料再造工作室,还在赫尔辛基成立了一所设计事务所。


在赫尔辛基本地手工艺圈以及设计圈内,汪婧拥有着不小的知名度。在她的世界里,废旧塑料不再只是垃圾桶里的生活垃圾,它们变成一件件被用心对待的工艺品、设计品。


塑料经过汪婧手中的一针一线影响着更多人对塑料回收以及塑料再造的观念。而我们也有幸在2月8日至9日期间邀请到她回到成都,在一门社搭建一座“临时微型塑料回收站”。


让我们带上生活中的塑料垃圾,一起完成一场塑料再造吧!




Q
A
&


一门社

AMASS

汪婧

Jing

AMASS: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用塑料做起设计的呢?最能引起你共鸣的一件设计品或艺术品是什么?


Jing:


大概是在研究生第一年,我就尝试了用塑料来做各种东西。其实到了芬兰,我一开始还在陶瓷工作室呆着,后来又尝试过木工、染布、织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