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绘本是等出来的,一位插画师的自我修养

贵州都市 2019-12-05

最美绘本是等出来的,一位插画师的自我修养

文/刘洵 画家

本文约3700,预计7分钟阅读完毕

商务君按:商务君一向佩服能用画笔描绘生活的人,图画书绘者就更厉害了,因为他们描绘的是童心和梦想。画家刘洵已与图画书结缘10年,现实主义的创作风格使她获奖无数,在她的心中,图画书竟然是等来的?!

最美绘本是等出来的,一位插画师的自我修养

从2009年接触插画至今,画家刘洵与图画书的缘分已经十年。从学习古典油画到专职于图画书创作,她在现实主义风格中表达自己对童心和童真的理解。《牙齿,牙齿,扔屋顶》《谜语》《翼娃子》《好像》《哈气河马》…… 随着她创作的图画书荣膺“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佳作奖、“全国最美绘本”、“时代图画书奖”银奖等诸多重磅奖项,她也逐渐成为中国原创图画书发展的一份助力。

在中国中福会出版社主办的第二届“儿童时代图画书”论坛上,刘洵表示,当今图画书虽然很热,但作者应潜心深入生活,真正好的图画书是等出来的。“我喜欢做图画书在于它单纯却深沉、温柔却有力、敏锐却舒展”,而这也与其人、她的作品以及创作态度如出一辙。

最美绘本是等出来的,一位插画师的自我修养

等待与一些地方相熟

我在构思一本图画书时,故事的内容和场景的想象会同时出现在脑海中,因为我的画是写实风格,所以一个故事的场景选择需要非常真实和具体。我的电脑里有一个200多个G的文件夹,起名为“日常”,里面是我平时和出去采风时拍摄的照片。有的时候我仅仅为了留下美好的瞬间而拍照,有时候是为了和一个地方相熟而拍照。如果想让一个地方成为我的图画书里的场景,我觉得仅仅到这个地方走访一两次、拍一系列的照片是远远不够的,就好像我们想写一个人,只和他做一些简短的交谈,只对他进行一些肤浅的了解是不能把这个人写得很动人的,因为这样短时间的接触并不能让我们走进这个对象的心灵深处。

在我看来,为图画书选择一个场景,就要和这个地方相熟,不仅仅要熟悉这里房屋的分布和日落日出的方位,还要熟悉在不同季节里这里的变化,熟悉居住在这里的人的生活,以及角角落落的人们生活过的痕迹,体会其中的温度,感受这个地方的灵性,这样在创作的时候才会带着热爱的心情去设计和安排一个合适的场景。

一本图画书的前期工作对于我来说就是多次走访要画的那个地方,等待着与它相熟,我相信熟悉比美丽更重要,因为与它相熟,创作时不经意流淌出来的美丽就会比它原本的美丽更能打动人。

最美绘本是等出来的,一位插画师的自我修养

刘洵/著绘 吴斌荣/丛书主编,中国福利会出版社,2014年3月

2013年12月,我的第一本自写自画图画书《牙齿,牙齿,扔屋顶》出版了,画这本书的时候我没有感觉很吃力,因为我曾经在南京的老城区住了20年,并且从2005年开始走访南京仅存的一些老街巷,后来接到了创作这本图画书的任务,我又带着女儿多次去南京的老巷子采风。

最美绘本是等出来的,一位插画师的自我修养最美绘本是等出来的,一位插画师的自我修养

《牙齿,牙齿,扔屋顶》的封面是我参考了2005年拍的一张照片画的,这张照片上的房子早已不在了,我用它来做封面是为了纪念2005年春节我和父亲第一次去南京城南采风的那一天。画封面的时候我挺感慨的,在那些年里我一次次地走访,当时万万没有想到,后来竟会利用这些资料做出一本图画书,这真是一场不知不觉的等待呀!

有读者和我说《牙齿,牙齿,扔屋顶》这本书刻画得很真实,勾起了他们的童年回忆,我想,这本书一共只有16个对页,它可以打动一些人的原因可能就是因为书里的图画是从上千张的照片里挑选出来的缘故吧。

等待和一个创意相熟

阅读图画书时我经常会赞叹这本书的创意真好,那本书的点子太棒了,可轮到自己创作时却会比较犹豫,往往一个点子刚出现时感觉还不错,但两天以后就会觉得它很没意思,不值得一提。其实有时候并不是这个想法不好,而是因为我们和这个创意只是刚刚遇见,还没有相熟。

2015年春天,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的编辑打电话给我,说想约我创作一本有关冬天的无字书,问有没有什么好的创意,在电话里我随口说出我在送女儿上学的路上编的小故事:冬天的早晨,小孩儿在上学的途中看见自己呼出的热气变成了白色的精灵,一路上他看见很多行人都呼出了这样的白色精灵,来到学校,小孩儿的白色精灵和同学们的精灵聚拢在一起变成了一朵巨大的云,漂浮在学校的上空。

最美绘本是等出来的,一位插画师的自我修养

《哈气河马》插图

编辑听了这个创意以后觉得还不错,让我把大致的故事内容写成文字稿。但我当时手头还有两个本子没有完成,而且我对这个创意并没有热情,它只是我平时给女儿编的故事里的很普通的一个,如果编辑没有给我打电话,可能很快就会把这个小故事忘得一干二净。可是编辑非常认真地告诉我她们愿意等待稿子的慢慢成型,让我抽出时间把文字稿写出来。

那段时间我正在赶着画《好像》,根本没有心思去考虑其它的故事,一直到这年的8月,我因为身体的一点小问题住进了医院,这才不得不停下手中的活。手术后第三天的夜里,我想着白天在医院里遇到的那些病友,她们中间有的患了癌症,我为她们感到难过同时又觉得自己很幸运。

最美绘本是等出来的,一位插画师的自我修养

秦文君/文 刘洵/图,明天出版社,2015年12月

我记得那天夜里护工阿姨在我身边睡得很香,她发出均匀的鼾声,我拿出手机开始写“哈气精灵”的故事,这次,我把哈气精灵设计成了憨憨的河马,它初次来到这个世界对什么都感到好奇,它在屋顶上蹦跳,它爬上路灯高高的灯架,它一边玩耍一边陪着它的小主人去学校,来到学校它依依不舍地和小主人告别,然后加入了大队伍变成了一朵云。我躺在病床上把这个故事一个字一个字地慢慢打出来,开始对这个创意有了一点点感情。出院以后,我把文稿发给编辑,很快编辑的反馈就来了,她们说这个选题已经通过了,随后我签下了约稿合同。

最美绘本是等出来的,一位插画师的自我修养最美绘本是等出来的,一位插画师的自我修养

既然编辑对我这么信任,既然已经签了合同,我就不得不把这本书的创作放到具体的日程上了,2015年冬天我开始创作另一本图画书《翼娃子》,在此期间,我抽时间到街上散步,南京冬天的街道很美,梧桐树的枯枝交错在一起布满了天空,我感觉我眼前的街道很像一个倒着的湖,树是巨大的水生植物,我想象着“哈气河马”其实并不是在天上飞,而是在湖水里游泳。我在早点摊上买早点的时候,看见热气从每个摊位上飘散出来,就想“哈气河马一定会喜欢这些热气精灵的”。雾霾来的时候,每辆汽车都打开了车灯,它们从我眼前驶过,我会觉得车灯很刺眼,心想“哈气河马会不会因为这些车灯而感到很紧张呢?”就这样,我渐渐地和这只哈气河马熟悉起来,它的动作表情和它的所思所想会时不时出现在我的脑中。

2016年秋天,我和秦文君老师合作的图画书《好像》获得了时代图画书奖,拿到奖金以后我赶紧用这笔钱在网上购买了一架无人机,经过一番折腾以后无人机终于可以飞上天了。无人机代替我去俯览南京的那些街道,我遥控无人机上升,飞行,转身,抬头低头,下降,我觉得无人机眼中的行人、车辆、街道,就是哈气河马所看到的,这个崭新的视角这让我感到欣喜不已,我想,哈气河马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它眼中的所有应该都是那么的新鲜和神奇吧。2016年冬天,虽然我还没有开始画《哈气河马》的草图,但我已经和这只小河马很相熟,并且喜欢上它很想把它从脑子里搬到画纸上了。

终于,我的前一本图画书《翼娃子》完稿了,紧接着我就开始画《哈气河马》,因为这只河马在我的脑子里飘了两年,画起来就比较顺手,大大小小加起来的150多张草图几乎是一口气完成的。

最美绘本是等出来的,一位插画师的自我修养

2017年12月《哈气河马》出版了,出版以后我想“如果没有编辑当初的坚持,这个创意可能早就被我忘记了,但如果定下创意以后就立刻实施,作品出来以后会显得很空洞,只有骨架没有血肉,一些想象的内容不会有说服力,更不会感人”。

所以有了创意以后,我们需要等待一段时间,等待与这个创意相熟,这样的等待其实也是对作者自身的保护,就像我们在运动前要进行充分热身,肌肉才不容易在运动时受伤。作者和一个创意之间需要一段时间的心理磨合,在漫长的绘制过程中作者才不会产生自我怀疑的压力,并在创作中感到愉快。

最美绘本是等出来的,一位插画师的自我修养

刘洵/著绘,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2017年12月

如果你对这本书感兴趣,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即刻拥有。

等待与孩子相熟

要做好儿童图画书,与孩子相熟是一门绕不过去的功课。我经常想,如果我30岁之前就选择做图画书,那肯定会以失败而告终,因为那时候我满脑子都是艺术,一些自我的东西占据了创作的主要部分。

后来我有了自己的孩子,又有了一个小小的画室,在画室我教孩子们画画,在十多年的时间里,我渐渐和孩子们相熟,同时也和自己身体里的那个孩子再次相遇。

和孩子接触的越多就越愿意站在他们的角度考虑问题,比如在备课时,我会考虑这节课孩子的兴趣点在哪里,这节课要画的画里面可能会隐藏着怎样的故事,还会考虑画画的哪个步骤会使孩子觉得很枯燥,做手工时哪个年龄段的孩子剪得动哪一种厚薄的纸张,哪种笔的笔盖孩子容易打开,哪种笔的笔盖需要费些劲才能打开等等,各种细枝末节的问题。其实,每次备课的过程也是和孩子交流的过程。

在和我女儿相处的过程中我也体会到,一个大人即便在生活的吃穿方面对孩子再体贴,也可能无法帮助孩子解决他的一些困惑,因为每个孩子的心里都有一把密码锁,我们只有打开他的密码锁才能真正地接近孩子帮助他解决心里的困惑,解开这把密码锁的方法就是运用我们自己的童心,用童心来解读童心,事情就会变得非常简单,也许只是一个顽皮的小笑话,和一个小故事或者一组小漫画就可以把问题解决了。

我用了十多年的时间和孩子相熟,现在我为孩子创作图画书,创作图画书可能要比教孩子画画以及陪着女儿成长难得多,因为教孩子画画只是传授他们一种单一的技能,陪女儿成长只是在浇灌一朵小花。而创作图画书则需要更加谦卑,谦卑并不是一定要蹲下来用孩子的语言来说话,它是一种愿望,一种愿意丢弃自己的种种散漫来守着孩子成长的愿望。图画书作者在创作的时候会和很多很多看不见的孩子对话,给他们讲故事,并且用孩子可以理解的话语告诉他们一点点预言,告诉他们哪些东西需要我们永远持守。

想知道同行的收入有多少吗?填了这份问卷,之后你会得到权威的报告哦!

最美绘本是等出来的,一位插画师的自我修养

喜欢这篇文章的朋友可以打赏商务君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