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康得新》半年祭,扬杰科技送来最好礼物

河北新闻网 2019-08-13

2018年6月1日,闲来无事,参加了中信建投在苏州举办的债券发行人路演活动。

 

东山精密、华灿光电、亨通集团、康得新。

 

都只是听过名字。

 

就好像高中时候,能说得出博尔赫斯、陀思妥耶夫斯基、黑塞、米兰昆德拉的名人名言,他们的书却一页没翻过。

 

所谓路演,其实就是在读演示文稿,好一点的发行人能够做到脱稿。

 

不巧的是,就在当天,人人皆称白马股的康得新闪崩了,收盘被打到跌停。

 

上一次相似的情况在2017年7月25日。


那时候,既码黑文又写软文的公众号“市值风云”还特地发了篇文章《康得新闪崩,真不是市值风云干的》。

 

“康得新闪崩真有可能就是机构调仓被误伤”。

 

“我们怼天怼地怼套路王,但是从来不会诬陷一家正正经经做实业的公司”。

 

那么正经的公司,让银角大王来看看吧。

 

花了三天时间,翻了康得新最近一年的公告、定期报告,还有大股东康得集团的债券融资文件。

 

6月5日,银角大王在公众号上发布了《透视康得新(一):百亿碳纤维项目迷局》。

说的东西也挺简单,就是康得新和康得集团一起做碳纤维生意,成立康得碳谷项目公司。

 

上市公司出20亿,大股东出90亿,荣成国资再出20亿。

 

90亿,看着真是大手笔,大股东豪气。

 

半年多过去,另外两家钱早就到位,康得集团90亿就出了2亿。

 

可是碳纤维项目“一期工程已经开工建设,核心设备合同已签订完毕”了。

 

那么个大工程,最大投资人钱不到位,倒先花起小投资人的钱来了,你说是个什么事。

 

其实后来,上面三方还签了份《康得碳谷科技有限公司增资协议之补充协议》,把90亿纯现金改成中安信股权加现金的方式,截止日是2018年年底。

 

中安信是康得集团控制的,碳纤维计划实施的重要主体。

 

这份补充协议因为披露得太晚,被深交所通报批评。

 

最新情况是,由于“中安信股权结构调整及审计评估工作尚未完成”,增资方案实施的截止时间被继续延后至2019年6月30日。

 

如果不改变增资方式,要说康得集团能掏出90亿真金白银,有点难以置信,原因都写在《透视康得新(二):解剖康得集团财报》。

 

“如果把合并报表中上市公司康得新和非上市体系解剖开来,你会发现康得集团的融资空间已经非常有限”。

 

在增资前,康得集团经过调整的资产负债率是76%(见下表合成报表列),这还没算明股实债的部分。

“另外,在康得集团可供出售金融资产里,充斥着XX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XX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字样,穿透这些企业,浮现出康得集团隐匿资本运作的魅影”。

 

这是《透视康得新(三):大股东的秘密》要讲的内容。

 

“截至2017年末(康得集团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科目)明细中金额较高的有:上海甄达投资管理合伙企业(12.41亿)、霍尔果斯力成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11.05亿)、湖北长江蔚来新能源产业发展基金有限合伙(5亿)、新疆沣华鼎盛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2亿)”。

 

上述公司中,除长江蔚来以外,都不约而同指向沣沅弘这家公司。

 

就在昨天,扬杰科技发布了一则公告。

 

说的是2017年11月时候,公司买了5000万一款叫“新纪元开元57号单一资产管理计划资产管理合同”的理财产品。

 

新纪元期货的控股股东是沣沅弘。

 

这个产品投资于康得集团基于其持有的康得新股票收益权设立的信托计划,说白了就和股票质押差不多,康得集团融资手段之一。

 

2018年11月13日,产品到期,“因康得新股价大幅下跌、康得集团出现流动性危机,康得集团未能如期向信托计划履行回购义务”。

 

幸好违约的金额不大,没有触发康得集团债务融资工具的交叉违约条款。

根据理财产品的合同,康得集团没钱,就由沣沅弘承担。

 

为了控股子公司新纪元期货顺利完成该笔资管计划以保持良好信用记录,沣沅弘设置了一条资金偿还路径。

 

沣沅弘支出相应资金到康得集团,资金通过康得集团回到信托计划,再回到新纪元期货,最后由新纪元期货清算后向扬杰科技支付本息。

 

不过,谁也没想到的是,康得集团在11月27日收到5600万后,仅于当日向山西信托支付了1000万,截留了4600万挪做他用。

 

这波操作实在是,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

 

之后,扬杰科技和和沣沅弘、新纪元期货组成专案小组,多次与康得集团董事长钟玉见面磋商,要求其无条件归还截留挪用的4600万。

 

康得集团和钟玉本人多次承诺在约定日期前一定还款,但约定日期一改再改。

 

期间,康得集团承诺将其持有的珠峰财产保险有限公司10%的股权作为抵押物,钟玉本人向沣沅弘和扬杰科技分别出具了其承担无限连带责任的个人担保函。

 

扬杰科技内部人士告诉银角大王,“抵押物只是口头说法,尚未落实”。

 

《透视康得新》系列半年祭,谢谢扬杰科技送来最好的礼物。

 

本来还有第四篇《透视康得新(四):3亿美元债迷踪》,不幸夭折。

 

因为,康得集团在6月11日亮剑了。

 

康得集团当时的官方声明:近期在新闻报道及网络媒体上,对康得集团进行了报道,公司注意到公共媒体及大部分网络媒体的报道是客观公正的,然而个别网络自媒体的报道失实,引发市场关注。

 

“个别网络自媒体”指的,大概就是银角大王。

这份声明立了四面旗帜,可惜倒了两面。

 

“目前康得集团股票质押率已从99.5%下降至93.65%。康得集团后续将进一步降低股票质押率,降低市场风险。目前绝大部分已质押股票均具有安全边际”。

 

“康得集团还将通过出让项目股权、以及自身经营结余等多种方式进行资金回笼,保证企业流动性充足”。

 

三篇文章,还换来了雪球百贴声讨。

 

客气点的说康得新、康得集团肩负了国家产业升级重任,你质疑错了对象。

不客气的,骂人就不说了。

 

还有说银角大王欠十万康得新股民一个道歉。

这句道歉,雪球圈养的网络愚民不应该找我要吧。

 

至于该找谁,五个月写的《康得新60亿跌停封单背后:一代股托湮灭记》算是给你们指明了条方向。

 

又是六天后,11月12日。

 

银角大王写了篇很满意的《X公司大存大贷之谜:大股东如何套取上市公司资金》。

 

这可能也代表了自己研究和写作水平的巅峰。

 

之后江郎才尽,估计只能走下坡路了,望大家不要嫌弃。

 

不过,无论银角大王日后水平如何下滑,有一点可以保证的是。

 

我写的东西,你在其他地方看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