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用什么手段瓦解了蒙古人的威胁?

河北IT网 2019-09-01

我曾写过一篇《桀骜不驯的蒙古人为什么没和清朝死磕?》的文章,文中简述了蒙古各部的由来,以及他们与满族人之间的恩怨纠葛。

在那篇文章的末尾,我曾写道:“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军用武力降服了新疆的准噶尔蒙古部落,彻底瓦解了蒙古人对清朝的威胁。”

但必须要看到,清朝绝不是单纯通过武力降服的蒙古人,在武力征伐之外,还辅以了系统性的政治手段,正是这种软硬兼备的策略,才使其再无“北患”。

今天我们就来着重讲述一下,清朝对蒙古的政策性手段。

清朝用什么手段瓦解了蒙古人的威胁?

很多人看到这个题目脑子里最先冒出来的词汇大概就是“减丁制度”和“藏传佛教”。

首先我们得说一点,一度甚嚣尘上的,所谓满清对蒙古部落的“减丁制度”根本就是个谣传。这种说法的主要依据为,冯玉祥在其自传《外蒙古行记》中谈到,当地蒙古人对他说:“(明末)蒙古本有一千二百万人,在满清长期统治之后,今已减少至五十万人。”

这段话从数据上根本站不住脚,2016年全国人口普查时,内蒙古自治区一共才有蒙古族人口400多万,明末如何可能生活着1200多万蒙古人?另外,清末是蒙古人口也不是只有50多万,而是有171万人。

之所以,会有这种说法大概是某些蒙古人不满于清朝的统治,为挑唆民族仇恨而宣扬的。

而且,从从史料的角度上说,也没有任何可以佐证“减丁政策”的蛛丝马迹,基本可以推定此言不实。

清朝用什么手段瓦解了蒙古人的威胁?

而大家另一个主要观点,藏传佛教的影响到确实是一个重要因素。

藏传佛教的兴盛,显然不可能是唯一的原因。要知道,通过宗教施加影响是一个更柔性的因素,因为其本身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对方的接受程度和融合能力。

比如说中原地区也曾流行过外来宗教,但宗教并没有深刻改变中原汉族的生活方式和价值取向。更何况,蒙古地区从原始的萨满教转向藏传佛教的进程,从蒙古帝国时期就开始了,而这时候满族作为一个民族还远远没有出现。

所以,只能说满族人有意识的借助了它的影响,而蒙古人对藏传佛教的信仰,是其本民族自己的选择,二者间的主次关系是有很大区别的。

清朝用什么手段瓦解了蒙古人的威胁?

凉州会盟

自从成吉思汗创建蒙古帝国后,彪悍的蒙古铁骑就像狂风一般席卷了整个世界。但必须得承认,当时的蒙古帝国除了能打仗,文化建设实在是不值一提。别说高等级的文明特征,就连文字都没有,宗教也停留在杀生祭祀的原始阶段。

因此,你会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几乎征服全世界的蒙古人,在世界各地被当地文化同化。进入中原的蒙古族接受了汉文化,中亚的蒙古族信仰了伊斯兰教,而接触了藏族之后,大量蒙古人开始转信了藏传佛教。

作为第一次蒙藏合流的标志性事件,便是阔端与萨迦班智达(萨迦派,俗称花教)的凉州会盟。但必须要注意一点,元朝被重新撵到草原牧马之后,蒙古人的宗教系统退化了,重新回到了原始的萨满教阶段。

直到1578年(明神宗万历六年),三世达赖喇嘛索南嘉措和俺达汗的“青海之晤”后,蒙古族才又重新拾起已被遗忘的藏传佛教。

这就是为什么,蒙古地区大多数人信奉黄教(格鲁派)而不是萨迦派的原因。要知道凉州会盟时,这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叫格鲁派的教派存在。

清朝用什么手段瓦解了蒙古人的威胁?

俺达汗画像

随着俺达汗对藏传佛教的推崇,大量蒙古人成了佛教信徒,尤其是《阿勒坦汗法典》、《喀尔喀·卫拉特法典》的颁布,从法律上约定了佛教的国教地位。

法典不但规定了僧人的来源:“十人中必有一人献身于佛,但此人的亲戚可用牲畜赎回献身者,是王公则出牲畜五头,是平民则出牲畜三头”。还详细规定了僧人的特权,“向喇嘛及班第(上层喇嘛的徒众)征用大车者,处以母牛一头的财产刑,将献佛之马用于运输贱役者,处以马一匹的财产刑”“掠夺僧侣所属爱马克者,处以铠甲百领、驼百只、牛千头之财产刑”。

但有意思的是,几十年过去后,并没有证据表明,蒙古地区的人口出现了明显的下降。

清朝用什么手段瓦解了蒙古人的威胁?

因此,满清只是借助宗教的手段来消磨蒙古人,而不是仅凭这一招就化解了蒙古人的威胁。

但公允的说,佛教的繁盛确实造成了很严重的影响。清朝初年,各部统计的蒙古族人口约为216万人,到了清末,仅剩下171万人。

要知道,当时清朝整体人口呈现爆发式的增长,唯独蒙、藏这两个佛教繁盛的地区人口增长停滞。藏地生存环境比较恶劣,人口增长历来都比中原缓慢,但蒙古地区则呈现大幅下降的趋势。

大量的僧伽阶层确实对蒙古的社会生活造成了巨大的影响,这种影响并不止于人口的减少,还在于寺院供养也是对社会财富的集中再分配。可惜这种分配,越来越呈现向少数人的聚集。

有资料记载,每个蒙古僧伽平均每年要有二三十两白银的供养成本,和当时要上战场搏杀的八旗兵基本上一个收入水平。如果按此数据计算,蒙古地区每年都要为此支付1250万两白银,平均每户牧民每年都要承担8两左右的白银。

清朝用什么手段瓦解了蒙古人的威胁?

应该公允的说,满清政府是通过尊崇佛教的手段,成功的将蒙古人民进行了人群划分,将整个蒙古划分为僧人和俗人两个部分,并通过鼓励供养的方式,诱导了大量蒙古人投身于宗教团体。网上传说,清朝逼迫蒙古家庭三个儿子中,必须有一个出家的传闻,肯定是胡扯,没有任何一部蒙古史书有过类似记载。

不需要奋斗就能拥有衣食无忧的生活,又有多少人会拿起刀来拼命呢?

另外,满清政府对蒙古地区大活佛的册封也有着政治考量,本来整个蒙古地区都以外蒙(喀尔喀蒙古)的哲布尊丹巴活佛世系为尊,但公元1693年(康熙三十三年),康熙将章嘉呼图克图活佛世系扶持起来,命其命其掌管西藏以东格鲁派(内蒙古地区)。这实际上,摊薄了外蒙活佛世系的权利。

清朝用什么手段瓦解了蒙古人的威胁?

章嘉一世

那么除了宗教手段以外,清政府还采取什么政策呢?这就要说到,他们在蒙古地区推行的“盟旗制度”了。

作为清王朝治理蒙古地区最重要的政治制度之一,蒙古盟旗制度从1624年(明天启四年,后金天命九年)开始实施,至1771年(乾隆三十六年)土尔扈特部东归全部入旗为止,历时147年,方告全部完成。

盟旗制度有效的解决了,之前各部蒙古部落首领权利过大的问题,将各蒙古王公都按旗划分了固定的牧区,割断了各部之间的传统联系。

更重要的是,从前从属于一位首领的大部落,被划分为好几个旗,每个旗都有各自的札萨克(执政官),直接向清政府负责。

在编旗的过程中,遵循如下原则:1、原来的领主能否成为扎萨克,并不完全取决于其原来的成分,还要考虑其政治表现,如对清土朝的效忠程度、贡献大小;2、编制户口时要重新考虑,使之大体均衡,以防有一些封建主实力太大;3、编制牛录,基本是按照整齐划一的标准进行,使之更像军队,这样更加容易指挥;4、登记户口,保证兵源;5、牧地一经划定,不得私自更改或越界有亩,违者要受到处罚。

清朝用什么手段瓦解了蒙古人的威胁?

盟旗制度实施后,迅速有效的瓦解了蒙古大部落的固有势力,将中国历代政府都异常头痛的北方边患化解于无形。

以至于,连长城都失去了意义,难怪大麻子康熙帝曾颇为自诩的说:“普秦土石之工,修筑长城。我朝恩施于喀尔喀,是指防备朔方,较长城更为坚固。”

当然了,作为一项历时百年的政治制度,不是我们三句两句就能讲透彻的。这个政策的内容和意义足够写一本专著了,如果对这方面有兴趣可以看《清代蒙古族盟旗制度》这本书。

清朝用什么手段瓦解了蒙古人的威胁?

如果简单点说,清政府的蒙古盟旗制度是另一套人群细分政策。将整个蒙古族部落打碎,分化在一个个稀碎的牧场藩篱之内,让这些奔驰的烈马,失去了纵情驰骋的辽阔草原。

另外,这个政策还有一个令人细思恐极的内核,制定这一政策的政治家,对于蒙古人的性格特点掌握之透彻,实在令人发指。

要知道,蒙古族兄弟们自古以来就不太团结,各部落之间的掠夺和仇杀司空见惯,大部落正是用这种优胜劣汰的方式壮大自己,最终便会出现,成吉思汗这样的英雄人物和蒙古帝国这种庞然大物。

但你不能说,这是因为蒙古人性格上有什么缺陷,而是草原的自然环境造成了这种情况。

随时随地的游牧生活,让草原民族难以固化,各部落之间相距甚远,谈不到有什么亲情和睦。而且,游牧的生活,抵御灾难的能力极为有限,一旦发生灾害,为了自己能够活下去,所有人都会拿起武器,去掠夺别的部落和国家。

既然这样,那就一种划分牧场的方式来固化民众,让牢牢依附某一特定区域,这样彪悍的蒙古人便和农耕文明的汉人没什么区别了,失去了驰骋的草原,在烈性的骏马也得低头。

除此之外,满蒙通婚、分化拉拢蒙古王公等等,都是清朝对蒙古使用的手段。正是在这些手段叠加作用下,清朝成功的化解了北方的边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