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陵大盗对决西北四马:狗咬狗,一嘴毛

环球经济网 2020-02-13

北洋大时代道德篇(三百零四):世事亏乃福,人情淡始长。

民国二十二年,北洋倾覆后,曾经多如牛毛的小军阀开始登堂入室,其中以盗掘东陵的孙殿英最具传奇,这位兴于豫省的草头王,是年顶着“青海西区屯垦督办”的大帽子挥师西北,意欲成就一番大业,在这位混江龙的如意算盘里,最不济也得割据一方地盘。但是,西北地盘早已被瓜分殆尽,而最具实力的当属诸马军阀,其中马步青、马步芳、马鸿宾、马鸿逵,人称“西北四马”。孙殿英率第四十一军3个步兵师,1个骑兵旅,1个炮兵团,赴青海上任。后在绥西收编了骑匪杨耀峰部,号称十万大军,进驻包头。当时绥远是晋系军阀阎锡山的势力范围,孙殿英久驻绥西,对阎构成威胁。

东陵大盗对决西北四马:狗咬狗,一嘴毛

其后,阎锡山为了诱孙殿英早日离开绥西,以支持为名,命令其骑兵司令赵承绥,秘密从大同军械库中拨给孙部迫击炮弹五千发,手榴弹三万颗,步、机枪弹五十万发,同时又命令所属傅作义、赵承绥、王靖国等部,在三盛公一带布防,这是阎锡山的一招后手,若孙军从宁夏后退,即就地解决。孙殿英断然不会和自己这位曾经的老上司撕破脸,所以只能硬着头皮在与“西北四马”对决的边缘试探。是年九月,孙殿英西进的消息传到了甘宁青地区,遭到了盘踞在这里的诸马军阀的一致反对,特别是在宁夏尚未站稳脚的马鸿逵。青海马麟、甘肃朱绍良等也相继拒绝孙殿英假道。

东陵大盗对决西北四马:狗咬狗,一嘴毛

毕竟孙之举动,“司马昭之心路人皆见”,认为孙殿英假借屯垦之名,以获取青海地盘乃至整个西北地区。随后,孙军暂退五原、临河一带驻扎,待到春暖后再定行止。与此同时,朱绍良又在兰州召开会议,责令马步芳、马鸿宾出兵宁夏,配合马鸿逵,堵截孙殿英,马步芳从甘州调所属第三旅和马步銮骑兵团开赴宁夏,时任骑兵新编第二师师长的马步青也由永登派出该师第一旅马禄部兼程驰援宁夏,马鸿宾的三十五师也开赴宁夏城。至此,“四马”联合拒孙的阵线形成。孙部自开战以来,大小数十战,并未占得一处重要城镇,拖延一月有余,进退两难。其后,孙部师长丁、旅长杨等率部投向马部,使孙军全线动摇。

东陵大盗对决西北四马:狗咬狗,一嘴毛

孙殿英因迭受重创,久困宁郊,给养将绝,且四面受敌,所部发生变化,纷纷向宁军投诚。诚恐全军覆没,于是下令总退却,马部分路追击,孙部溃不成军,一夜之间,被俘者达六千余人,孙部退至平罗城下,平罗守军马宝琳旅出城截击。孙部残余人马被布防在石嘴山至三盛公一带的阎锡山部晋军吕汝骥旅缴械收编。至此,“西北四马”拒孙之役宣告结束。孙马大战历时三个月之久,给宁夏民众带来了巨大的灾难。马鸿逵备战期间,大肆征集粮草物资,抓兵摊夫派差,挖战壕,做工事,毁田拆房。孙军驻扎之地,更是将粮食搜光,柴草烧光,木料农具毁光。退却时沿途抢掠,一蟹不如一蟹的螃蟹横行,俨然是土匪作派。

参考资料:《试析孙马大战及其善后》、《菜根谭》